無由亂記

‧倒數豬利出世前40小時(後記)

6th September 2006

‧倒數豬利出世前40小時(後記)

  (4,850 Views)

從產房裡出來以後,胸口就一直悶悶的想吐;
想吐了,便一直不敢喝水……
直到八時多,已經整天沒吃過東西,
豬頭眼看我睡了一覺精神比較好了,
就去買了個「薑飯」回來給我吃,
吃了半碗,喝了一杯水,
胸口又悶悶的再也吃不下……

過了九時不久,姑娘巡房,問我有沒有去過小便,
呼呼~~整天只喝過一杯水,還要在一句鐘之前才剛喝過,
哪有得去小便……
向姑娘「申請」讓她多等我一個小時,
連忙狂灌下兩杯水,希望趕及十時前能自己小到個便便,
不用再插喉……

呼呼~~十時十分,謝天謝地,
去到了!!
胸口也不再覺得悶悶的,人也不再暈了,
下床送豬頭離開,順便散一下步,
就回床上休息。
生產的故事,就這樣子平淡的結束了……

在豬利出世後的那頭幾天,整個人都是迷迷茫茫的,
每次到育嬰室抱著她餵奶時,
那種感覺很陌生很陌生:
這個就是自己的女兒嗎?出世了……
她長大後會怎樣呢?
乖嗎?反叛嗎?聰明嗎?多病痛嗎?
怎麼會去生個女兒來讓自己困擾不休的呢?
我會是個好母親嗎?
我能看到她成長、結婚、生兒育女嗎?
怎麼會去生個女兒來讓自己背著一項一輩子都還不清的債?
銀行咭數難還呢,還是兒女債難還?
滿腦子的疑問,太多的未知,
太多的恐懼。

據說,產後抑鬱就是如此而來……
我不是一個樂天派嗎?
怎麼產後都會這樣子的??
真的是賀爾蒙影響嗎?
怎樣讓自己思想變回正面??
怎樣迎接、面對新的生活??

幸虧,這個階段隨著脹奶期過後,
不再受賀爾蒙的影響而終止了,
大餅屎又回復原來的樂觀,
他媽的問題豬利的媽也可自行解決。
(呼呼~~這讓豬頭鬆了好幾口氣。)

隨著下陰傷口漸漸復元,
開始感覺到原來這幾天下體的痛源頭並非來自傷口,
但究竟是那裡痛呢,又感覺不出來……

到了第八天,晚上小便的時候幾乎痛得眼淚都流出來,
心裡想:
會是尿道感染嗎?還是生產時醫生替我插喉放小便時弄傷了呢?

第九天、第十天,感覺得愈來愈清晰了,
可以肯定到那種痛是源自體內;
不是尿道就是膀肛。

拖延到第十一天帶豬利到醫生處檢查時,
我才去告訴醫生:
「醫生醫生,我小便時痛得很厲害耶,
但又不像是尿道炎,不知是甚麼原因呢……」
(拖延,是因為那期間真的好忙,
心情也不算好,覺得那不像是感染或發炎,
就懶出門去看醫生。)

檢查後醫生告許我,
該是生產時因為胎兒比較大,
她在裡面把膀肛擠傷了,
這種情況並不罕見,
有些新媽媽更會因為這個原因導致不能順利排尿,
我的情況已算理想的了……

「那,它會痛多久??那種痛比陣痛時還要難受耶!」

「每個人的情況不同,也許痛兩三週,有的痛個多月。」

最終,「情況已算理想」的我由痛得眼淚直流坐不能坐站不能站直到只是「陰陰痛陰陰痛」
足足痛了兩個多月……
一直不想開刀生產,就是怕肚皮上的傷口不知會痛多久,
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
最後還是那樣子一直捱痛捱了兩個多月,呼呼~~
由來瘀傷就是最麻煩,
這次更是體內器官的瘀傷,
既不能按摩更不能塗藥,
只能一直在那邊等它自行康復。
等,從來是最痛苦的……

但痛歸痛,若您問我
如果知道會這樣子,妳的選擇還是一樣嗎的時候,
我還是會答:一樣,自已生。
原因,其實連自己都不知道,
只是覺得,那是一個很神奇的經歷,
由懷孕初期的憂心;中期開始感到胎動的興奮;
後期預備迎接新生命來臨的期盼;生產時的痛楚;
產後面對新生活時的迷茫……
的而且確讓我回味。



Tags :

posted in 大肚婆手扎 | 14 Comments

6th September 2006

‧倒數豬利出世前40小時(終)

  (4,744 Views)

第三次與第二次相隔的時間比較正常,
沒多久,宮縮再來……

有了頭兩次的經驗,這次在掌握用力方面更準確了,
一下,兩下……呼~~
感覺到小豬利的頭已經出來了一點(只一點點)
那感覺,只能告訴您很奇怪,但也很實在,
實在的意思是……她卡在那裡半出半入的,
怎會不實在 :P

宮縮再度停了下來,
但醫生在前頭說:
「妳現在不能停哦,再出力,她的頭已經出了一部份,
再出點力!來!」

「別讓她卡在裡面,努力。」豬頭跟我耳語道。

「嗯……知道。不過,我真的沒氣力了……」

「這個時候,沒有人可以實質的幫助到妳,
要靠自己,再出力。」豬頭再說。

「嗯……」

再一下,豬利便出世了!!
比想像中來得容易,
原來,只要掌握得好,兩、三下「功夫」就 OK 了。

豬利一出來,突然,所有的痛都消失了,
除了覺得累,還餘一分空虛:
呼~~完結了……
(那時忘了,原來這個終結,只是另一個長期抗戰的開始。)

就在姑娘醫生在忙於替她剪掉臍帶的同時,
冷靜與理性的我(哇卡卡)趁空看了一眼掛在左邊牆上的時鐘,
記住了她的出生時間。
然後,聽到她呀、呀、呀的哭了三聲,
沒有任何聲音來得比這幾聲哭聲更能讓人鬆弛下來:
好了,哭了!!

「抱 BB 給她看看,這麼辛苦,該先給她看的。」
醫生說。

姑娘替豬利抹了幾抹就把她抱了過來給我看,
受了貓友 Momo 的影響,
立刻全神灌注去數數手指……
一二三四五,二二三四……
唉呀,還沒數完,姑娘又把她抱開了……
還帶著豬頭一起離開了產房。

唉呀,只顧著數手指,連她的樣子都沒看清楚耶,
連忙纏著正在跟我一樣「空閒」的醫生:
「醫生醫生,待回您替她檢查時,
能替我好好數數她的手指、腳指都齊嗎?」

「數甚麼,都齊了。」

「您已經數了嗎?」

「唏,剛才已經看過了。」

「噢,感謝!咦,她多重?」

「3.6KG。」

「是嗎?那即是多少磅?」

「大概八磅半吧,待回要換算一下才肯定。」

「醫生醫生,她的手指、腳指齊嗎?
剛才匆匆忙忙的都沒數清楚。」

「齊了。」

「她多重?」

「3.6KG。」

「嗯….」

隔不了一分鐘:「3.6KG ,對嗎?我怕我轉頭就忘了。」

「對,是3.6。」

「手指、腳指……」

現在我還能在這裡跟大家說著豬利出世的故事,
真要感謝醫生的寬宏大量,
沒順勢把我殺掉……:P
在等待取出胎盤的那段「反高潮」時間裡面,
我就是如此這樣的一直問著同幾條問題……沒完沒了……

待取出了胎盤,醫生就又開始忙著替我把傷口縫合,
開頭的時候還不覺痛,
到了第三針左右:「0雪、0雪~~」

醫生:「痛嗎?」

「對,有點痛。」

醫生就替我在傷口附近打了點麻醉藥,
(只是局部麻醉)
感覺不痛了,又開始:
「3.6KG,嗯…八磅多嗎?」

「對,八磅多。」

「她算健康嗎?」……

那段時間,可能就是我這輩子最嚕囌最嚕囌的時間,
現在回想,覺得自己真的……好煩!……:P

到差不多推出產房時,已經是豬利出世後一個小時的事,
情緒已經平復多了,
咀巴也開始累……
平復了以後,突然想起:
咦!我經過這樣長時間的「抗戰」怎麼竟一滴汗也沒流過?

呼呼~~也許,就是因為根本沒有好好出過一分力吧……:P

就是因為沒好好出過力,需要醫生用真空吸盤助產的原因,
所以原本已經醜陋的豬利頭上還被吸出一個駱駝峰,
醜上醜!



Tags :

posted in 大肚婆手扎 | 20 Comments

5th September 2006

‧倒數豬利出世前40小時(七)

  (5,707 Views)

終於達到九度了……只差一點點而已

還記得那個「產前講座」裡提過,
就算只差一度,也還未是時候,
還要等,直至十度。

但姑娘才剛說已經達至九度,
印象中,她好像還沒轉身醫生就到了。
這事我一直好迷糊,
究竟到了那個階段,子宮頸會開得更快呢,
還是我已經吸那些止痛劑吸得連時間與身邊所發生的事都攪不清楚,
總之就是,
醫生一來了,就說:
「好!可以生了!」

»» 閱讀全文……



Tags :

posted in 大肚婆手扎 | 21 Comments

5th September 2006

‧倒數豬利出世前40小時(六)

  (4,585 Views)

下午二時多,姑娘再替我量度宮頸,
印象中好像說開了七度。

七度!!呼~~~還有三度,怎辦?

要開刀嗎?
幸虧我早上開始已經不敢吃不敢喝,
否則現在要多擔心一樣。

意識愈加見低,
人已痛得更迷胡,
也許,其實是吸止痛劑吸得太多吧……
替我檢查的姑娘說:
「咦,止痛劑快沒有了,要替她換囉。」

哇,這止痛劑,好像不更宜的哦,
要換了嗎?這下可慘了……
醫院的帳單,呼呼呼~~~
(不錯,作為一個香港人,這刻還有心情去想有關帳單的事。)

到八度的時候,痛得比之前更劇烈,
豬利好像想「破門」而出似的,
肚子裡感覺到她好像要衝出來了!

懷孕後期有去上過那些「產前講座」,
導師會告訴您這期間千萬別出力,
否則 BB 真的那樣子給產下來的話,
下陰的傷口就會很難痊瘉。

不敢出力,就拼命忍忍忍……
咀巴裡一直的 PK了、 PK了;要出來了;要出來了。

姑娘大概知道這期間是會有「快出來」的感覺吧,
所以就特地過來問道:
「怎了,很痛對嗎?」

「對哦,好像快要出來的樣子……醫生呢?」

「嗯,妳要放鬆一些哦,別出力,
否則 BB 這樣子給生下來傷口就會希巴爛,
要復元就困難了,知道嘛?」

「怎放鬆?一鬆我怕她就衝出來耶……」

老實說,這時我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,
又不能出力,但不出力忍感覺卻又更不安全。

豬頭在那邊說:「妳放鬆點吧,慢慢,放鬆……」

「放不到耶,一放好像就……呀、呀、呀……」

痛得連整句說話都不能說完……

謝天謝地,這個階段只維持好短的時間,
只是兩或三次,那種「快衝出來」的感覺就沒了,
我可以不再需要去想該怎樣做,
只要全神灌注去痛就可以了。



Tags :

posted in 大肚婆手扎 | 4 Comments

4th September 2006

‧倒數豬利出世前40小時(五)

  (4,944 Views)

陣痛持續著(當然囉,不痛就更可怕了)。

現在每次陣痛相隔多久已經再沒概念了,
只知道愈來愈痛得快,
幾乎都沒時間讓我「回氣」。

吸那個止痛劑,吸得人愈來愈無意識,
整個人是胡裡胡塗的,
思想不能集中……

豬頭:「喂,妳有甚麼東西想跟我說?
有沒有甚麼事隱瞞著我??」

$#!!#*^@(*^&*(& ←(髒話)
那是另一個故事,
多年以前,因為要切除粉瘤入院,
在手術完了以後迷迷胡胡期間,
我媽就是這樣子在我床邊追問著想吐取有關我的秘密,
這只豬頭,呼呼,真可惡,
在這個時候還來氣我。
可我現在真的沒心情跟他玩耶……

又開始痛,甩開豬頭捉著我左手的一對手,
拼命把那呼吸氣壓在自己的臉上,
吸、呼、吸、呼……

痛完了,鬆開緊握呼吸氣的手,
喘氣……呼呼~~

豬頭再伸手來握著我的左手,
被我再次甩開,歉意的對他一笑道:
「不用握了,痛得太密,我的手好忙……」

然後,接著的時間那呼吸器就好像是與生俱來時就有的一樣,
完全不能離開我的臉……:P

偶爾,我會把手鬆一鬆,
然後高聲呼「痛」!
有幾次,甚至一邊吸一邊在喊:
「PK 了、PK 了、PK 了、PK 了……」←(PK 是髒話)
豬頭聽了,卻在床邊一直的笑 臭豬頭!

姑娘聽到會跑過來跟我說:
「別喊痛哦,當妳喊痛喊得太多,
待生產完了以後就會吐的,妳怕到時更辛苦嗎?」

我點點頭敷洐了她,轉過來又喊「痛」。

心裡是這樣想的:
我才不笨!呼痛會吐,
是因為當呼喊的時候用口吸入太多空氣,
所以到了最後滿肚子氣才會嘔吐,
我是用鼻吸氣,再在呼痛時才用咀巴呼氣的,
肚子沒氣,又怎會吐。…:P
好聰明,對不?
不過……到生產完後,雖然沒真的要吐,
但胸口卻悶悶的一直想吐。

捱到這個階段,已經不太知道時間,
大概是中午二時左右吧,
距離 24 小時期限已更近,
剩下不足半句鐘……
怎麼醫生還沒到???



Tags :

posted in 大肚婆手扎 | 6 Comments